小说

尽情阅读


姐姐小老婆


姐姐小老婆

.
大伯家的三姐比我大七岁,她很疼我,我也喜欢在她身边绕。姐姐很美,一头乌黑的长发,精致面庞,眼睛像
一汪清泉,嘴角微微上扬,嘴唇肉嘟嘟。饱满的乳房,尖尖的乳峰,撑起胸前的衣服,迷乱人眼。性感的腰肢连着
紧致的丰臀形成优美的曲线,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去都充满诱惑,神秘的三角,挺翘的臀瓣,修长的双腿,一形一动
充满了柔美的味道,她的美是那种高贵的美,在我心里她是最美的,也是最爱的。
在我十八岁那年,姐姐就嫁人了,那个我曾经意淫过无数次,最爱也最想得到的女人,投入了别人的怀抱,虽
然这些她都不知道,这份爱也是变态的,可在我心里她就该属于我,她的身体只有我才能享用。现实无法改变,以
后的日

子只有她回大伯家的时候,我才能再见到她。婚后的她多了丝成熟的韵味,眼角不经意间流露一抹媚惑的神
色,越显风情万种,再也没有了处子时的那份青涩。
一次有机会到姐姐家里去玩,姐姐见了我还像平常那样把我当个小孩子,搂着我的肩膀说我又长高了。可不是
吗,都想肏你了,还是小孩子吗,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两个奶子直往别人身上蹭,身上的女人香都快把我熏醉
了,是不是很爽啊。她今天穿得很漂亮,一身OL职业装打扮,上身是一件合体的衬衫,下身一条面料很好的修身
长裤,高高的鞋跟将腿部线条推到完美,把她高挑的身材装扮的气质典雅,柔美的曲线尽显无遗,我趁机楼住姐姐
的细腰上下抚摩着,假装跟她开玩笑:「姐姐,你好像胖子,看你腰上的肉。」「滚,姐哪胖了,快说句好听的。」
「是,是,姐你最美了,身材最好了。」「这还差不多,不然看姐以后还疼你。」「姐姐最好,怎么会不疼我。」
我抱住她的腰,把大屌贴在她屁股上,求饶似的晃动着她,满足着自己的欲望。姐姐好像发现了什么,脸上浮
现出一抹嫣红,甩开我的手用怪罪的口气骂我「坏蛋,想干什么,要勒死我了。」
我怕她真的生气,忙松开了搂住她蛮腰的手,在松开的时候不经意的从她的屁股上滑过,透过顺滑的布料体会
到那份紧致、弹性,让我差点想把手按在上面,好好玩弄一番。
跟姐姐闹了一会,感觉肉棒胀胀的,内裤被马眼里流出来的液体都弄湿了,需要清理一下,就去了她家的洗手
间,在洗手间里想着刚才跟姐姐的亲密互动,肉棒又有了反应,忍不住想着姐姐的身体套弄了起来,坐马桶上正搞
得起劲,忽然另一支手摸到了一条滑滑的内裤,不用想肯定是姐姐的,她刚才肯定是忘记了,不然一定会先收拾起
来的。这下白白便宜了我,一把抓过来就放在了鼻子下,一股浓重的骚味直冲鼻腔,立马让我热血沸腾,深深的呼
吸着姐姐的体臭,伸出舌头舔弄着丝滑的内裤,寻找那骚味的源头,打开小内裤,那是条面料极好,布料却很少的
小内内,抚摸着它丝滑的表面,想像它穿在姐姐的屁股沟里,贴着姐姐的嫩肉,真想变成它,一整天呵护着姐姐的
最美。仔细翻开小内内,在裤裆的底部有一片黄黄的污渍,正是它在散发迷人的骚味,舌头舔在上面咸咸的,又有
一份滑爽掺在里面,这是姐姐的东西,是她下体流出来的爱液,一边尽情的舔着,一边拼命的套弄,一股浓稠的精
液喷射在脚下的地面,卫生间里弥漫起了精液特有的腥味。这时姐姐在外面叫我,问我是不是哪不舒服,赶紧收拾
了一下,又多舔了几口她的污物,才不舍的离开了卫生间。我刚一出来,姐姐先是问我不舒服吗,知道我没事后,
又嗔怪我占用洗手间这么才时间,害她都快憋不住了,说完就快步走了进去,这下我心想要坏了,里面的精液味道
还在呢,姐姐会不会闻出来,等了一会听见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姐姐尿了,而且是一大泡。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
房间里面的不同,有没有看到她的小内内被我舔过的痕迹。还好,等她出来的时候,我在她脸上没有看到什么不一
样的地方,可能是她太急了,没有注意到。
中午的时候,姐夫回来还带回了许多好吃的,看来是姐姐告诉他我来了,跟姐夫聊天的功夫,姐姐把东西都准
备好了,一边吃一边聊,姐夫喜欢没事喝一杯,姐姐也受他的影响喜欢喝点红酒,但是酒量不行。姐夫说我都成大
男人了,也得学着喝点,硬给我倒了一杯,我以前也喝过,就没推辞,反正又不是在外边。就这样,左一口右一口,
居然也让我喝了不少,感觉脸上热热的,看到的姐姐也仿佛比平时更美更媚。
吃过饭,姐夫在家待了会儿,接到电话说有事得提前去上班,让我在家里休息。送走姐夫,姐姐开始收拾吃过
的东西,我注意到她的脸也红红的,可能是因为高兴喝得有点多了,走路都有点飘,动作也慢了,我坐在沙发上,
看着她几近完美的身子,随着收拾呈现各种诱人的姿态,一会弯腰酥胸半露,一会蹲下臀形毕现,有时随着弯腰,
屁股就撅在我的面前,可以看到她裤子底下那一堆嫩肉形成的鲍鱼曲线,夹在修长的美腿中间。这边我看的直呼过
瘾,那边姐姐可累坏了,由于喝多了干起活来格外累,她的头上都冒汗了,我才想起不能让我最爱的人在那受罪。
起身走到姐姐身边,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姐看我帮她收拾,高兴的夸我还挺会体贴人,真是长大都懂怜香惜玉
了。
姐姐高兴,我干的更起劲了,可毕竟是干的少,不免手忙脚乱的,一不小心撞到姐姐,害她摔在了地上捂着膝
盖站不起来了。这下把我吓坏了,赶紧把她扶到沙发上,问她伤的厉害吗,姐姐怕我担心说没事,可我看她疼的头
上直冒汗,知道是摔的不轻,也急的不知道怎么办好,姐看我的样子笑道:「你啊,还是大男人,怕什么,到柜子
里把红花油拿出来。」
我走到柜子边找出红花油,发现里面还有一个平时用来按摩的小按摩器也一并拿了出来,回到姐姐身边,姐让
我扶她回卧室换衣服,我小心的扶着她的胳膊想让她走的稳一点,可能是刚摔过,她的那条腿还不敢用力走不稳,
我怕再把姐姐摔着,就要求背她去卧室,姐想了下告诉我不要逞强,实在背不动不要硬撑,我在她前面蹲下身子,
她慢慢趴在我的背上,先是两只洁白的玉手绕过脖子,再接着饱满、坚挺、温热的两颗乳房压在了背上,姐的头靠
在了我的右肩上,女人身子上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她呼出的热气吹在我的耳后一股酥麻流遍全身,作用在了下身
的肉棒上。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提醒自己,可是它不听话,仍旧越来越硬,幸好背着姐姐,她看不到,不然
得多尴尬。这时听姐姐说:「帮我一把」
「怎么帮」
「笨蛋,把我往上托托,抓住我的两条腿。」
我也没多想,就用双手往身后一托,触手一片软嫩,柔若棉絮却又质感十足。
「啊」姐姐一声大叫,「混小子,往哪抓那。」赶紧把手从那个地方拿开,我想我知道刚才摸在什么地方了,
心里后悔为什么不装愣,多停留一会儿。想归想,手还是换了地方,这次抓的是姐姐的大腿,虽没有刚才那么销魂,
却也别有一番感受,姐姐的腿非常修长,可算得极品,现在被我抓在手里,浑圆、紧绷,弹性十足,这次姐姐没有
说什么,我用足力气慢慢站起来,姐姐的双腿配合着夹紧我的腰,现在我与姐姐的肉体亲密的接触着,下体也越发
胀硬,忍住欲望,用尽全力把姐姐背回了她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姐姐说:「你先出去,我换一下衣服,你再来
帮我按一下膝盖。」转过身快速离开卧室,怕被她看到我肿胀的肉棒,也对接下来的按摩交满了期待。当我再次进
入姐姐的卧室,她已经换了一套短打扮,换下衣服扔在旁边,随意的坐在床上,一件背心加一条运动棉短裤,长长
的头发在后面随意扎成马尾,精致的脖颈和销魂的锁骨是那样的完美协调,鼓胀的胸部把紧身的背心高高撑起,盈
盈一握的细腰,有点紧身又短的怡到好处的短裤,一双修长的美腿搭在床边,白白嫩嫩的皮肤冲击着我的眼睛,右
腿的膝盖已经红肿一片,让人心疼不已,纤巧的一对玉足如刚剥的春笋,十指染着嫩绿的指甲。这样一副景象,让
我幼小的心灵有点承受不住,不敢再看向姐姐那惹火的肉体,手里拿着红花油和按摩器,慢慢坐在床边靠近姐姐。
「姐,先帮你擦点药油吧」
「好,要轻一点,姐怕疼」
我先在她腿上涂了一些药油,她的皮肤是那么好,丝滑如绸缎,晶莹似白雪,叫我爱不释手。把按摩器打开用
最轻的档位给膝盖按摩,可才一放上姐姐就大喊疼,害我一下就把按摩器掉到了床上。姐姐告诉我还是用手吧,我
把药油滴在掌心先用双手搓热了,小心的把手盖在了姐姐的膝盖上,温热的掌心在她红肿的膝盖上来回搓揉,从姐
姐的嘴里发出了细碎的声音「啊``````慢````点``` 」我以为是太用力了弄疼了她,就放缓了速度力度也减了几分,
还大胆把她的双腿都弯起来,放在我的腿上,好让她躺地舒服一点,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刚才收拾有些累,
按了没一会姐姐就闭起双眼陶醉的享受着,同时我也在享受着这双诱惑至极的美腿带给我的肉体刺激,姐姐的腿压
在我的腿上,我的双手与其说是按摩不如说是抚摸,这是多么香艳的一幕,还有那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被短裤
紧紧束缚着的神秘三角尽收眼底。按在姐姐腿上的手不经意间开始在两条美腿上四处游走,一阵阵的爽滑从手心传
递到胯下,肉棒又变得不安分开始蠢蠢欲动,这时姐姐的腿正压在肉棒上,不知道她有没有感觉到变化,也许她真
的累了没发现,心中暗暗窃喜,手底下可没闲着,更卖力地为姐姐「按摩」,一支手帮她按伤着的膝盖,另一支手
摸到大腿根短裤的边缘处,再不敢向前害怕被咬到,就这么来来回回的在姐姐的大腿上抚弄,姐姐始终闭着眼享受,
甚至还从喉咙里发出了撩人心弦的声音「嗯````` 嗯``` 」时断时续,继而随着这种天籁之声,我发现她的双腿有
些不自然的夹紧、抖动,以为是我手法好太舒服了,可后来姐姐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嗯``` 嗯````````
嗯``````` 」腿也越夹越紧,害得我胯下的肉棒也肿胀坚硬直直的戳在姐姐的腿上,可她却浑然未觉,依然沉浸在
那美妙的旋律中。
就在我尽情享受这份前所未有的刺激时,突然腿部感觉一振一振,伸手一摸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那个被我掉在床
上的小按摩器居然没关掉,还滑到姐姐的腿与我的腿形成的空隙里,无巧不巧的压在了姐姐的屁股缝中间,现在正
拼命在那里「工作」,难怪姐姐会享受的如此销魂,那就将错就错吧,小心的把按摩器的强度调高一些,果然伴随
而来的是姐姐身子不自然的一阵抖动,我赶紧把手从下面拿出来装着为她按摩,可是腿却在下面暗暗的用上了劲,
将按摩器一点一点的往姐姐的屁股缝里顶送,「啊」「嗯」每一次恰到好处的顶送都换来一声美妙的呻吟。「``啊
``老公````` 你都好久没肏人家的小屄了````` 人家想要了````````` 下面好痒``````」可能是姐姐酒喝得多了居
然忘记现在为她「服务」的是我而不是姐夫。不管了,我已经快要崩溃了,壮起胆子把一支手伸向了姐姐的大乳房,
「嗯````老公````」姐姐轻声叫着,隔着背心摸到乳房包裹在胸罩里,只感觉手中满满软软,没有大腿上那种皮肤
的质感,可就这样已经把我的欲火彻底激发出
来了。两只手疯狂的按在了姐姐的乳房上,肆意的搓弄。「啊」一声惊叫,姐姐睁着一双大眼,不敢相信的看
着我,「你在干什么,我是你姐姐。」我现在顾不了这些了,欲望已经占领了我的良心,「姐,我爱你,我要你」,
说完不管姐姐的反就,用力将她压倒在床上,两只手粗暴地撕裂了最外面的背心,紧接着野蛮地把她的胸罩扯开,
露出那一对粉雕玉琢、浑然天成的玉乳,雪白的皮肤映称着嫣红的两点,随着姐姐的挣扎,两颗硕大的奶子激荡出
一层层乳浪,两点嫣红像极大海中的两座小岛,随波逐流。
「快放开我,你这个小禽兽」
「姐,你别挣扎了,今天我一定得到你,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刚才在厕所我还用你的内裤自慰了,你就给我
吧。」
姐姐用力的挣扎着,奈何力气没有我大,被我用她刚才换下的衬衫把两只手反绑在了床头上,撕裂的背心塞进
了诱人的红唇,免得叫声被人听到。两只手捧住姐姐雪白的一对大奶,那种饱满、柔软,在手心里随意变化出各种
形态的刺激感受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用嘴含住嫣红的乳头,舌头舔弄着那香甜的突起,在嘴里慢慢起了变化,
越舔越长越硬,另一颗也随着变大变硬,姐姐的嘴虽然被堵住了,从喉咙里还是传出咿呀的声音,我发现她的乳头
非常敏感,每次吸吮、拨弄、提拉都能感觉到她强烈的反应,身子扭来扭去,平坦的腹部想要弓起却被我牢牢压住,
那种想要发泄却又不能得到满足的压抑通过下体激烈地扭动表露无遗。
把玩了一会儿三姐的乳房,又用她刚才脱下的裤子把她的双腿分开绑在了床尾,坐在床边打量着姐姐被我玩弄
过的上身,凌乱的头发,含泪的双眸,精致的鼻子,塞满衣服的嘴巴里流出来的口水,修长的脖颈上带着一片潮红,
想来是用力的缘故,那圆润滑腻的雪白双峰及峰顶的嫣红,还带着些浅浅的咬痕,这些为她平添了几分风尘味,让
我想到任人玩弄的婊子,莫名的一股冲动抓起她的奶子,用手狠狠的抽在上面,每一下都印上几条红印,与白晳的
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姐姐被打的嗷嗷大叫,眼泪直流,那种凄美,让人心生怜爱。为她舔去眼角的泪水和嘴角的
口水,跪在她身边用舌头抚慰她那饱经摧残的美乳,双手游走在她身子上,一路向下,经过平坦紧实的小腹,细到
只有一握的纤腰,裸露着动人的雪白,可爱如豆似的肚脐,丝缎般细腻顺滑的肌肤,由于挣扎已经褪到一半的运动
短裤,半露在外的小内内,拼命刺激着我的感官,舌头疯狂地在姐姐的肚脐里搅动,好像能挖出一汪清泉解去我浑
身的燥热,姐姐的身子拼命的抖动,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像呻吟又像呜咽。
起身脱掉身上的衣服,露出还显瘦弱的身体,下体的肉棒却一点也不逊,龟头红亮,昂首挺立,马眼怒张,还
不算浓密的阴毛也乌黑油亮,证明它是多么的健康。姐姐看到这里可能知道今天是逃不过了,眼含泪水闭上了美丽
双眸,也不再做无用的挣扎,身子反而放松了下来,一付任君采撷的姿态,毕竟是最疼我的姐姐啊,她现在是不是
非常失望,最疼爱的弟弟竟然对她做出禽兽之事。看到姐姐这个样子,我的心里也恢复一些清明,不再像刚才那样
欲火中烧,有些后悔自己做的事情。


上一篇:妈妈保守的大奶罩
下一篇:妈妈的奶头谁偷喝妈妈的奶